当前位置:首页>>nba买球
nba买球
检察官眼里的“毒贩”们
时间:2021-09-02  作者:  新闻来源: 【字号: | |
       为预防毒品犯罪,现分享几则七年公诉工作中的毒品违法犯罪经典案例供大家学习参考。(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案例一:丽丽,今年28岁。翻开公安机关送来的案卷,我看到了密密麻麻十几次行政拘留的记录,还有容留他人吸毒罪、故意伤害罪的犯罪前科。这十几次的行政拘留里,大多数是因为吸毒、容留他人吸毒、为他人提供毒品,还有危险驾驶、伪造车牌等等。

按照规定,我打电话通知丽丽过来签署相关权利告知性文书,连续打了两、三天电话都没有人接听,我纳闷儿,打电话给办案民警,民警说这小姑娘鬼得很,看到陌生号码都不接的。我说,她现在是监视居住阶段,拒不到案我们是要逮捕的。民警说,我来打电话,我给她留了我的号码,他看到我的电话会回复的。

当天丽丽就主动联系了我,并且下午就到了院里。丽丽见我就道歉,“我真不是故意不接你电话的,我头撞伤了,肚子也疼得厉害,一直在医院。”

丽丽身高大约170厘米,身材窈窕,长相也很秀气,穿着打扮十分时尚。初次见面,着实有些惊艳。“怎么搞的?”我问她。“我跟我男朋友吵架了,他把我手机抢走了,也不让我出门,我一气之下就把头撞了……”我问,“那肚子疼是怎么回事?”“我还吞了一把钥匙,昨天肚子疼得受不了去了医院,医生拍了片子说钥匙已经到肠子里了,而且卡住了,要我做手术。”“那你怎么没去做手术?”“我不做。”我与她年纪相仿,我说“你长得这么好看,又是大专文化,找份好工作应该很容易,把毒品戒了,现在还年轻呢。”她赶紧点头,说“是的……我一定戒毒,我还会积极给你们检举、揭发。”

讯问结束,我从承办案件的公安民警那里了解到,面对民警的抓捕,丽丽每一次都试图通过吞异物、损害自己身体的方式来逃避处罚。

法院最终对丽丽贩卖毒品的行为判处了有期徒刑三年三个月。

案例二:她叫小红,54岁了,这是我第三次和她打交道。前两次她因为容留他人吸毒罪被判刑罚,最近一次是两年前,这两年间,她苍老得十分明显。

“又见面了。”我笑着跟她打招呼。她笑笑,低头没有说话。

“在里面还好吧?”我问她。

“还好,也习惯了。”她回答道。在这之前,她因为吸毒、容留他人吸毒多次被行政拘留。她紧接着问我,“这次会判多久?”

这次,她是因为贩卖毒品罪被逮捕。我低头翻了翻案卷,有些为难地说,“这次估计要久一些。”

“一年吗?”

“估计要三、四年。”这次她因多次贩卖毒品被逮捕,起刑点就是三年,也就是说最少要判处三年有期徒刑。

她情绪有些激动了,“怎么这么久呢?我还有个孙女,你知道的,她没人照顾。”

“早知如此,你……”我脱口而出,却不忍再说下去。

小红惹上毒品,是2012年,那一年,她23岁的儿子因为车祸去世,留下了一个年仅2岁的孙女。这一年,她几乎发狂,丈夫无法忍受,俩人最终离婚。“我听说吸毒能让人快乐。”她在朋友那里蹭吸了几口“冰毒”,“那是我第一次忘记我儿子……”从那以后,小红对“冰毒”上了瘾。

第一次见她时,我劝她,即使儿子走了,也要好好生活,你还有老母亲,还有可爱的孙女。她笑笑,没有说话。第二次再见她,她已经深陷毒品无法自拔,“你既然认罪,就在看守所里好好戒毒,出来带着孙女好好过日子。”“好。好。”她答应着。“之前不是答应我要在里面戒毒的吗?怎么还是进来了?”这次见面,我问她。她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抬头说,“戒不掉,我真的戒不掉。”说着眼泪下来了,捂着脸崩溃得哭了出来。我见过很多女犯人,爱哭、爱闹、爱撞墙、爱撒泼打滚,唯独小红,情绪稳定,从来都是冷静地回答我的问题,每一次都认罪、认罚。“小孙女现在谁在带?”我想分散她的注意力,“我老母亲在带,我弟弟也能帮帮忙。”她的弟弟因为她而接触到了毒品,因为吸毒两次被行政拘留。“我母亲已经八十多了,身体也不好,我现在就希望我弟弟千万不要沾上毒品。”

我没有回答,循例完成了讯问。

小红因为贩卖毒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六个月,而他的弟弟随后因为贩卖毒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

案例三:老张78岁了,尿毒症晚期,每个星期都要去医院透析好几次,每次打电话给他,他不是在医院,就是在去医院的路上。老张的老伴儿姓李,75岁了,是个环卫工人,老张的儿子30岁了,离异,带着一个5岁的儿子。

问老张为什么贩毒的时候,老张哭了,“我尿毒症,每个星期都要去医院透析,儿子也不上班,天天游手好闲,一家子就靠老太婆一个月两千块钱工资,我没办法才卖毒品的……”“家庭困难不是犯罪的借口。你家老伴儿和你儿子知不知道你贩毒?”“他们知道啊,知道有什么办法。”讯问时,我很纳闷老张身体这么差,是怎么给别人送毒品的。“我让老太婆去拿货、送货啊。”这意味着,老张的老伴儿也构成犯罪了。“你老伴儿愿意拿货、送货吗?”“她不愿意,不愿意我就骂,骂不行就打。”我有点生气,“怎么能这样呢?”“哎哟,小姑娘,你不懂,我们就是这样打过来骂过来的,一辈子都过来了……”老张说自己赚钱除了治病,还要养儿子、孙子,儿子一直游手好闲。“你儿子知道你贩毒吗?”“他知道,但是他不碰,我绝对不会让他们碰的。”说起儿子,老张一脸的牵挂和担忧。“我反正一大把岁数了,也活不了多久,要抓我就抓我。”我算是看出来了,老张这已经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性格了。

老张的老伴儿看起来是个本分的农村妇女,头上还缠着绿色的头巾,张嘴就是一口当地的土话,不太听得懂普通话,她说老张逼着她去拿货,不拿就打,泼开水,打到去拿为止。问及为何不离婚,她说这有什么好离婚的,我们一辈子就是这样打过来的,谁家老公不打女人呢,都一样。

老张和他的老伴儿因为贩卖毒品罪被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六个月和有期徒刑五年。一年后,我又收到了他儿子涉嫌贩卖毒品罪的案卷,法院最终判决十五年……

人生诚可贵,毒品毁一生。每次讯问都是一次与嫌疑人的“心灵对话”,他们都有自己认为的“难言之隐”。我们要认真学习毒品的危害,积极参与禁毒斗争,为创建美满家庭、文明社区、和谐社会而努力!